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月的母狮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惠格格  

2011-07-22 01:37:39|  分类: 心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来的很晚,不过还是想要完成这篇酝酿了一整天的日志。

民大学生宿舍12栋203曾经住了位惠格格。

我是预科生,学校的子弟,自然开学迎新的任务是交给我们的。

我们几个预科生坐在迎新点,互相调侃着。

心想:这样真好,如果看到比较有眼缘的,就安排和自己一个宿舍吧。

就这样,这位惠格格成为了我的室友。

 

带领她们母女二人来到宿舍。

惠妈妈问询了下我的状况和学校的情况后开始和我聊天。

聊天中得知惠爸爸身体不太好。

 

军训的时候,我们每天早上都吃一食堂的千层饼。

我们喜欢同一个教官。

是她告诉我苏端还喜欢我。

 

我们第一次逛街是和苏端一起。

她买了件亮黄色的T恤杉,用来搭配她那件深蓝色的牛仔服。

她和苏端逛的很带劲,她买,他提。

从此,她便赖上了我。

 

她把家里那台快要生锈的电脑搬到宿舍。

电脑的反应慢极了,仍然撑到她大四毕业,才算光荣的完成使命。

她用这台电脑玩过牧场,就是那种游戏人物种菜,种瓜果,养畜牧之类的角色扮演游戏。

主人公还能生小孩。

还记得她的游戏角色生小孩的那天晚上,她开心的傻笑。

还有,我们一起玩过Driller,巨商。

 

除了上课,吃饭,打开水,她就不怎么出门了。

老让我带饭给她。

有时候我也挺烦的,苏端也说让她下来走走,老闷在宿舍也不行啊。

我说:算了,由着她吧,就让她这么赖着吧!

 

大学一年级公共课的期末考试,我们都老老实实的复习,老老实实的背书。

一年级结束后,每逢公共课的考试,我们一起做小抄,一起作弊。

 

她很神经质,喜欢调戏我,但又打不过我。

我让她向我求饶,她就说:大王,能饶了我吗?

我让她举着雨伞蹲在门口,她就举着伞蹲在门口傻傻的看着我,傻傻的笑。

她把脸贴在我的蚊帐上装鬼。

她坐在我床上把饼干嚼碎,然后吐饼干末。

晚上熄灯了,我们都在被窝里玩着她自创的"听声辩位"的游戏。

其实我知道她拍打的是她胸前的两块大肉,但是我偏说她拍的是大腿。

对了,她还有起床气。

 

体育期末考试不及格,补考的时候帮老师拿铁锹,扇风扇。

这是她认为的贿赂和讨好。

结果真给她及格了。

 

她的手机掉了,摩托罗拉的。

为了哄她开心,我送了她一只猴子。

 

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,她把送我的礼物放在我的衣柜里。

打开衣柜,我的娘,是一条全透明的白色带有蕾丝花边的内裤。

无论她怎么劝说我都拒绝使用这条过火的内裤。

谁料,趁我洗澡的时候,把我挂在洗手间门上准备换上的干净衣服全拿走,只给我她送的内裤。

这样一来我只有两条路:要么,裸着出来;要么,穿上她送的内裤。

 

某天我从外面回来,刚推开宿舍的门,这位惠格格就笑呵呵的朝我走来。

说给我吃的。

命令我闭上眼,张开嘴。

然后猛的一下,把一坨软绵绵的东西塞进我嘴里。

我睁开眼,说:你刚才是在跟我舌吻吗?

她的回答是:我涂抹了杨桃味的唇膏,怎么样,杨桃的味道还不错吧。

我无语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她很紧张,紧张到不敢看自己的专四成绩。

让我先看,我说我过了。

当她打开成绩单,看到成绩后直接要求亲吻苏端。

她也过了,太兴奋了!

 

她很罗嗦。

不知从哪里得知要地震的消息。

用她那台"大脑反应迟钝"的电脑查阅了很多逃生的办法,然后依依给我们讲解。

随后命令我们用桶和脸盆接满水放在床底下。

我们不依,她一个人把我们的水全接满了,且放到该放的地方。

嘴里还不停念叨:要你们准备你们都不准备,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的好了!

 

有一年临近暑假的时候,惠格格由于中暑引起发烧。

她问是否能住我家,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开着空调,半夜里我给她拿毛巾敷额头。

第二天一早我陪她去医院挂水。

之后,我便成了她的救命恩人。

惠格格感动的不行。

 

06年,我们毕业了。

07年,她的生日是在我家里度过的。

临走时买了元祖的CHEEZE CAKE,入口即化。

 

有一次网聊,聊到我们谁先死。

她说,如果我先死,她会经常去我的墓地给我打扫卫生,陪我聊天。

我说,如果她先死,我也会经常去她的墓地陪她打游戏,然后用毛笔描绘一下墓碑上的字,让它们始终保持鲜艳的颜色。

 

10年,我结婚,她坐火车来武汉出席我的婚礼。

惠格格刚进我家家门就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
见到我妈,她哭,见到我爸,她哭,见到我,她还哭。

饭后我们去酒吧,她也哭。

 

11年过年期间,惠格格的爸爸过世了。

这一次,我没能给她足够的安慰。

不过,打心眼里我希望她们娘俩今后的日子能过的好好的。

 

这一年,惠格格恋爱了,也分手了。

真好。

我这几年也没什么太大心愿了,只希望惠格格能找到意中人,然后嫁掉。

 

不知怎的,今天脑袋里竟是这些事情。

我不愿意停止对这些事的想念,因为想起来的时候会觉得甜。

 

我给惠格格起了个外号叫"大头"。

因为她头大,手小,巴掌还没脸大。

大头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女生,曾经也是缺乏自信的女生。

走在路上会无数次的指着不同的女生问我:她胖还是我胖?

遇到不顺的事情都会想很多,把各种可能都说给我听。

 

其实我想说,大头你很漂亮。

发质好,皮肤好。

手巧,会做手工,现在还会自制甜点。

你的幸福会到来的。

这么好的姑娘,"非诚勿扰",否则,请绕行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记惠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